夏目

情书

你们植树我挖坑:

前言:


斑爷生快~~大家平安夜快乐


不带脑子,除了甜毫无所想


文笔辣鸡,逻辑出走


鬼晓得我为啥发的这么晚


扉泉戏多,斟酌阅读



千手柱间在千手宅门口的邮箱旁边一脸的懊恼与不知所措。


“大哥你怎么了?”千手扉间打开门看就到自己大哥消沉的蹲在门口,于是开口问道。


“我刚刚收到了一笔钱。”千手柱间抬头十分消沉的说道。


“啊?谁给你寄的钱?”千手扉间的脑内红灯亮了起来,他不禁想到是不是因为大哥总和对面的宇智波斑混在一起被斑牵连惹上了什么仇家,现在这一沓子钱,是用来买命的。


“杂志社给的稿费。”柱间说了一句话之后整个人更消沉了,他和一个被迫爆炸的气球一样蹲在地上,双眼飘忽,仿佛在注视着他虚无缥缈的未来。


“大哥,你给杂志社投稿了?那拿到稿费不是挺好的么。”千手扉间内心长舒一口气,好歹不是因为宇智波斑而被别人送来的买命钱。


“可是我寄过去的是写给斑的情书。”


【相信和宇智波斑毫无牵连的我仿佛就是一个智障】扉间内心绝望的想到,隐约中他已经看到一排宇智波泉奈在自己耳边喊着“快看这个白化病患者,他居然把脑子都化没了唉。”


千手柱间人生第一次直抒胸臆的笔头告白以一笔稿费与约稿邀请告终,出乎意料,除当事人之外的人都皆大欢喜。


第二天早上,千手扉间目送自家大哥手拎一盒豆皮寿司跑到对面的宇智波宅门口等着宇智波斑一起上学,一张傻笑的脸在宇智波斑推门出来的时候迎来了绽放,他一直深知自家大哥对宇智波斑抱得那点不可言说的心思,千手扉间觉得这么明显的表现,宇智波斑早晚会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是,宇智波斑偏偏就是反应不过来。


千手柱间在宇智波斑心里重要么?据千手扉间与其队友宇智波泉奈观察,还是很重要的。这个重要性在打架的时候尤为明显,单挑的时候,宇智波斑十分享受千手柱间蹲在一边笑眯眯的欣赏他一人单挑一群;群架的时候,宇智波斑也十分享受他和柱间两个人群对面一帮,偶尔两个人的真人solo也打得酣畅淋漓,多么感人至深的战友情谊,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坚持到各自结婚也就毫无波澜的过了。


既然说了如果,那就肯定没有如果。事情的转折来自于柱斑拆散协会,千手扉间忠实的伙伴宇智波泉奈带来的新消息,说到拆散协会其实并不是因为宇智波家与千手家有着什么血海深仇,在法治社会这个和平的年代,协会建立起来的契机只是来自于兄控对自小学一年级一直黏在自家大哥身边人的危机心理,于是一个主动兄控与一个被动兄控成为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拍即合的成立了这个同好协会,在两个弟弟长远的目光中,一致认为这两个人一直这样搅和下去吃枣药丸,于是在他们两个多方提防下,在目睹了两位大哥深厚的绝对友达以上的战友情谊下,从建立起至今还没有开过紧急会议。


但是,一切于今天宇智波泉奈在午休期间风风火火手拎饭盒出现在千手扉间的教室里时走向了结束,会员泉奈带来了一个足以拉响警铃的消息,宇智波斑收下了一封女孩子的情书,并且顺手扔进了垃圾桶。


“这不挺好的么?你不是不爽你大哥随意找女人么?”千手扉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宇智波泉奈问道。


“那个情书是给你大哥的!”泉奈把盒饭用力的扔在了千手扉间的桌子上。


“卧槽.....”千手扉间震惊了,不知道是震惊于自家大哥也会收到情书,还是震惊于宇智波斑居然如此顺手的处理掉了送给自己大哥的情书。


“而我大哥,从初中起就对这种流程轻车熟路,在我问他的时候,他非常理所应当的说道千手柱间没必要看到。”泉奈对着千手扉间说道,一双黑亮的眼睛喷射出愤怒的火焰“你能不能管好你大哥!”


“你先冷静。”千手扉间无奈的说道“看你大哥现在的情况大概还没能明白这种友达以上的感情的定位,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他永远不要明白。”


“我靠,你要对我大哥做什么,我警告你唔唔唔。”千手扉间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宇智波泉奈近在咫尺的嘴。


“你快别喊了,所有人都在看我们好么!”千手扉间拎上泉奈扔在桌上的盒饭和泉奈从班级后门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扉间拉着泉奈一直跑到天台才停下来,拆散柱斑协会在天台开了第一个紧急会议。


“现在的情况是,我哥对你哥确实存在一点非分之想,但是你哥,他还停留在友达以上的战友情当中,虽然有了独占欲,以你大哥的脑子来看,他一时半会也反应不过来。”


“你TMD说谁脑子不好用?”宇智波泉奈拎起饭盒就要往千手扉间脑袋上面砸过去“还有,你大哥居然真的打我哥主意?!”


“你等等,他们两个马上就要毕业了!毕业了就要出去工作,你只要让你大哥在毕业前明白不过来就行了!你大哥脑子没毛病好了吧!”千手扉间一手挡住泉奈的手,一边十分顺畅的说完了话“我大哥暂时还想要十分套路的给斑送情书,你看好了就行。”


“你大哥还想给我大哥送情书???”宇智波泉奈的声音忽然高亢了起来,夹杂着难以置信和巨大杀气。


【岂止,情书还肉麻到被杂志社约稿了】千手扉间心下小声说道。


“他们两个还有半个多月就要各奔东西了对不对,所以你不要担心,看好你大哥身边的可疑信件!我就负责把我大哥的情书计划扼杀在摇篮里。”


“说好了。”


“嗯。”


本次紧急大会之后,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忽然感受到了来自弟弟无微不至的关怀。比如泉奈忽然十分期待每天的来信,热衷于每天蹲守在邮箱周边以及围在宇智波斑身边,十分直接的替他婉拒了各种邀请,不论男女。弟控宇智波斑又十分溺爱泉奈,不久后,宇智波兄弟德国骨科的流言已经传遍了学校。


“你这也太过分了点吧?”楼顶天台柱斑拆散协会第二次会议正式召开“德国骨科的传言都传的沸沸扬扬了。”


“我哥之前收的情书也没一个看上的啊,万一你大哥想办法让别人送过来呢!”


“......你相信我,我大哥会觉得这样一点也不浪漫。”


关于为何两家离得这么近还要把情书寄出去,千手扉间其实私下里问过这个问题,因为这个行为在千手扉间看来就是脑子有坑的人一时抽风干出来的事情,或者是过于紧张以至于脑神经短路的行为,但是千手柱间深情款款的和千手扉间讲解了一封信几经波折到达爱人手中是多么感人,多么的意义深刻。


【多费了几块钱,你很棒棒哦】千手扉间内心充满弹幕,但是他拒绝说出来。


“既然寄错了为什么还是答应了给杂志社供稿啊,已经没意义了吧?”千手扉间看着面前依然奋笔疾书的千手柱间说道。


“我用稿费给斑买了很贵的日料,斑吃起来很开心,为了让他能更多地开心起来,我决定还是赚一点稿费好一些。”


【你已经完了,大哥,你的稿费里不仅没有我的份,连板间一根棒棒糖的地位都没有。】


“哦,那你就好好供稿吧。”千手扉间甩上门走了出去。【最好一辈子的信都只能寄往那一个地方。】


半个多月后,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正式毕业,要各自去不同的地方发展,千手扉间与宇智波泉奈大松了一口气,在他们两个周全的防备下,千手柱间没有成功寄出这封信,宇智波斑没有成功收到这封信。


正式毕业的那天傍晚,千手板间看到宇智波斑出现在了千手宅的门口,一个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盒子满脸通红的站在宇智波斑的面前,宇智波斑收下了盒子,然后在女孩转身离开的时候顺手把盒子放在了旁边的垃圾箱里。


千手板间走上前去,问道刚刚的女孩是谁。


“送快递的。”宇智波斑轻松的说道,然后一步迈进了千手宅里。


宇智波斑走进千手柱间的房子里时,千手柱间刚好不在屋里,宇智波斑坐在千手柱间的书桌旁,随意的翻了翻他放在桌子上面的纸,纸上用整整一页夸奖了自己有一个喜欢的人,喜欢吃豆皮寿司,脾气不太好但其实十分温柔。


“他是我的天启。”一句话白纸黑字的写在最后,笔锋流转之间还带上了几分缱绻。


宇智波斑笑了笑然后把纸放了回去。


千手柱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宇智波斑坐在他的椅子上,一手托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夕阳从外面打进来的光淡淡的在他身上笼了一层。


很温柔。


“好好坚持你现在做的。”斑走的时候对着送他出门的千手柱间说道。


第二天宇智波斑走了,宇智波泉奈虽然不爽哥哥的离开,依然开心的和千手扉间开了两瓶可乐庆祝。从此以后,终于不用再担心有人虎视眈眈的觊觎自家大哥了。


但是这种喜悦没有持续太久,半年后自家大哥工作回来的时候,手里提了一大包看起来就很重的东西,然后他拎着这堆东西直接杀上了千手宅。


千手扉间看到宇智波斑像是扛着炸药包一样冲进了自家屋门,后面跟着的泉奈也是一脸懵逼,他们两个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跟着宇智波斑跑进了千手柱间的屋子里。


宇智波斑把这袋子东西扔到桌子上,嘭的一声,桌子上的笔筒都跟着颤了颤,几本杂志从袋子里掉到了地上,千手扉间捡起来看了一眼,就觉得,药丸。


千手柱间显然也被宇智波斑这个行动惊到了,他看着面前一摞印着自己投稿的杂志,懵逼了。


“你的书面表白我也看到了,就这些了吧?”宇智波斑扬了扬嘴角看了一眼面前的千手柱间“写得真肉麻。”


柱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宇智波斑,勾起的嘴角越来越高,然后猛地扑了上去,紧紧搂住了斑,斑乱翘的头发被千手柱间的胳膊压的顺服了一些,软软的贴在颈后,他们两个旁若无人的拥抱,然后交换着彼此的体温。


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面面相觑,然后才猛地抓到了“书面表白”这四个字的重点。


他们两个分别用一种我们之间出了一个叛徒和智障的眼神看着彼此,然后猛的冲了上去拉开了依然搂在一起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两个人。


“千手柱间,谁让你抱着我大哥的!!”


“嘿嘿嘿嘿”


“大哥你什么时候和宇智波斑告白的?”


“嘿嘿嘿嘿”


大哥乙烷,千手扉间绝望的意识到,他和泉奈仿佛两个智障,被这两个人的蜜汁情趣play搞得担心了大半年。


陆续有大声的咆哮和怒吼夹杂在畅快的笑声从千手柱间的屋子里传出来,千手板间趴在门缝里看了一眼,发现屋子里面已经打成了一团。


千手柱间人生最后一次次直抒胸臆的笔头告白以一摞杂志和爱人的怀抱告终,意料之中,两个当事人皆大欢喜。





评论

热度(191)

  1. 夏目你们植树我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