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

论坛体番外:一生所爱

这是我最期望的结局

你们植树我挖坑:

前言:


之前那个历史尽头的挖坟系列最后一篇鸣佐番外,就是想写写他们两个一辈子的事情,说一说陪葬品的来历,本来想要卡住12点发的,但是本本不争气居然死机了QWQ不知道说啥就祝大家鸡年大吉吧,新的一年请大家继续爱火影!!!我去年居然一篇文都没写完,我果然是个好坑。


1、


鸣人醒过来的时候,正好有阳光从窗口照进来,一直撒到他放在屋内的双人床上,床上放着两个枕头,左边的枕头上有一个浅浅的窝陷,依稀还能感受得到刚刚躺在这里的人的温暖,但是现在床上除了他之外再无他人。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穿好挂在衣架上的衣服,睡眼惺忪的走到浴室里面,两个杯子并排放在洗手池的架子上,鸣人洗漱完毕回到屋子里就看到桌子上面放的一盒牛奶,牛奶盒一边被捏出了个菱形的口子,旁边放了一个透明的玻璃杯,杯底还有一层浅浅的未被喝干净的牛奶,一个小盘子里面放了几片面包,鸣人开心的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迎着朝阳吃了一顿舒心的早饭。


吃完早饭后鸣人锁上门走了出去,村子里一片和谐的氛围,战后几年,虽然元气大伤,但是在六代火影的带领下,木叶依然渐渐恢复了生气,他路过一乐拉面,手打大叔还和他招了招手,有小孩子围过来凑到鸣人身边,拿着本子想要留下一个英雄的签名,鸣人蹲下来摸了摸他们的头,然后接过翻开的本子,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想了想,又认真的在自己名字旁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佐助几个字,小孩子捧着手中的本子瞪着亮闪闪的眼睛看着面前拯救世界的英雄,然后大英雄摸摸他的头,翻开本子指着佐助的名字一本正经的说道:


“拯救世界的英雄是两个哦,没有这个大英雄哥哥我什么也干不成的啊我说。”


小孩子貌似还是不甚明白,但是另外一个大哥哥也是大英雄他们听懂了,于是高高兴兴的抱着本子为自己意外赚到另一个英雄签名感到欢欣雀跃,并没有过多的思考到另一个英雄的名字和自己想要的大英雄的名字其实都是一个人签的。


忽然一堆人急匆匆的从路中间跑了过去,他们边跑边喊:“你给我快点从影岩上下来!你在火影脸上又画了什么!??”


鸣人一听马上也跟了上去,等他跑到影岩下面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孩子手里拎着一桶油漆,手上拿着刷子在三代火影的脸上刷来刷去,一张脸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了,旁边的几位火影也未能幸免,众人看到鸣人纷纷下意识的给鸣人让了一下,鸣人跳到山顶顺着放下去的绳子到了这个孩子旁边,小孩啊的叫了一声,看到是鸣人之后又喊了一声英雄哥哥,紧接着就要顺着绳子跑走,鸣人一手拉住小孩,一手接过他手中的刷子,然后凑到他耳边说道:“干这种事情,我最在行了啊我说!让我告诉你怎么画最精彩。”


鸣人对着一脸茫然的小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接着把刷子重新塞回了小孩手里,鸣人则指挥了起来,他先是挪到了初代火影的脸旁,然后对着依然愣神的小孩招了招手:“这里,初代大叔肯定喜欢你在他脸上画一个宇智波族徽和千手族徽,族徽你们忍者学校应该教过吧?来就画在这里!两个并排,或者你发挥想象把这两个融成一个。”


下面站着的忍者们茫然了,他们不知道这个拯救了世界的英雄又在搞什么事情,但是出于对英雄的尊敬,大家没人上去阻拦只是站在周围围观,只有几个跑回去禀报六代火影的忍者匆匆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鸣人带着小孩就这样一下下的在影岩上画着,他指着二代火影的头像说到:“在这个上面给他写个飞雷神专利拥有者,二代大叔版权意识超强的啊我说。”


小孩子大声的哦了一声,然后拿起刷子认真的写了起来,鸣人带着他继续往前挪,但是三代火影的脸已经被涂的没什么干净的地方了,鸣人看了一眼接着凑到小孩子耳旁说道:“你这个涂的也太多了,没有地方画啦,往这边走,你可以在四代脸上画一个红辣椒和一个鱼板。”


小孩子跟着鸣人一步步挪了过去,认认真真的画了一个辣椒和一个鱼板,鸣人把他拉过来指着四代的脸说:“你看这是超级幸福又厉害的一家人哦!”


小孩子其实完全听不懂,他只是抬头看着依然呆在那里的大英雄,大英雄目光定定的看着那两个凑在一起的辣椒和鱼板,然后又自言自语的不知说给谁听:“鱼板现在也很幸福啊我说。”


他又在鸣人的指挥下在五代的脸上写了赢字,大英雄在旁边夸张的摆出一个表情:“纲手婆婆逢赌就输,超级可怜的!”


“哈?逢赌就输这么倒霉?好逊啊这个人。”小孩子看着纲手威严的头像偷偷嘟囔到。


“对啊对啊,超逊的,人生第一次赢就赢在了最不想赢的地方。”鸣人说道,然后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被湮没至空气中。


但是他又马上精神了起来,小孩子和他两个人已经挪到了最后一个影岩上,鸣人看了看死鱼眼的卡卡西,闭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拿过小孩手里的刷子,在卡卡西的右眼上画了一个万花筒状态下的写轮眼,然后他把刷子递给了旁边看着他的小孩:“你把另外一只眼睛也画上同样的眼睛吧,卡卡西老师肯定最想停留在这个时候。”


小孩听话的在上面画了起来,鸣人忽然开口说道:“你很寂寞吧我说,所以想要用这种办法吸引大家的注意。”


刷子停了下来,小孩子愣在那里不动了,他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我的父母,在战争里去世了,只留下了我一个,但是我很笨,我什么都做不好,我是个吊车尾,没有朋友,也没人在乎我。”


卡卡西和佐助来到影岩下面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人挂在影岩上的情景,卡卡西看到影岩上的自己眼眶中被加进去的神威状态下的写轮眼,瞳孔倏然放大,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佐助看着旁边的卡卡西突然开口说道:“我刚刚和你提议的三人小队改革的意见,你考虑一下吧,你真的不怕再出现第二个宇智波带土?”


“没必要改,如果不是三人小队的存在,我不会遇到第一个宇智波带土,也不会在最后知道其实第二个宇智波带土一直没有变。”话音落下,卡卡西仿佛怀念似得笑了起来。


“好吧,那你给我安排的小队要有那个孩子。”佐助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在鸣人旁边的小孩,然后冲着鸣人喊道:“吊车尾的,回家了。”


鸣人听到佐助的喊声,伸出一只手搂着小孩从影岩上跳下,他半跪在地上扶着那个孩子的肩膀说道:“你看,我也是吊车尾,但是我觉得自己真的是最幸福的吊车尾了,你不会一直寂寞的,肯定有人在默默注视着你,所以你要好好努力啊我说!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在做了,你看,我已经注意到你了。”


鸣人站了起来,冲着对面的佐助用力的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毫不逊色于太阳的笑容:“佐助,你是来接我的么我说?还有卡卡西老师,你也是来接我的么?”


小孩子似懂非懂,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大英雄哥哥和他说肯定有人在注视着他,是会和对面那个看起来很好看的佐助哥哥一样么?或者,是像那个看起来很和蔼的六代火影大人那样?


鸣人按了按小孩子的头,然后拉着他跑过去给卡卡西低头认错,卡卡西看着在自己面前90度鞠躬的一大一小哭笑不得,调笑到这是前辈技术工种给接班人的培养步骤,静了几秒后,卡卡西用犹如昆虫扇翅般微弱的声音说道:“其实,你画的双眼神威我还是挺喜欢的。”


忽然起风了,有一片叶子飘飘悠悠的飘过众人头顶,飘过影岩,飘往不知道什么地方。


“这个位置,本来也是应该属于他的。”


2、


关于佐助出现在这里,其实最一开始,他并没有打算留在村子里,他也确实的在外面流浪了几年,但是鸣人和卡卡西努力改革的事情他还是被同期,被水月不小心的传到了耳朵里,在他一次落脚于木叶名下的旅店时,收到了来自鸣人的信。


鸣人和卡卡西在努力改变村子的样子,在努力改变这个黑暗颓丧的忍界,鸣人在信上说,新的教材下一届的学生就能用上了。然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我们的改革你要不要参与进来。


要的,当然是要的,如果不要,谁又能知道会诞生多少个宇智波带土,诞生多少个宇智波鼬呢?谁又知道,这布满锈尘的忍界何时轰然沉没至不见一丝踪迹。


佐助把给鸣人的回信系在了忍鹰的脚上,信上只简单地回了个三日后到。


回来木叶的第一天,由于宇智波祖宅久未打扫,佐助敲响了鸣人的屋门。


鸣人看到佐助回来喜不自胜,伴随着佐助走进屋内的脚步声,屋子的样貌也展现了出来,看起来并不像独居男子的卧室,屋内十分整洁,一张大床放在窗边,鸣人关好门,笑着走了进来,他拉着佐助在床边转了一圈,然后邀功一般的说道:“佐助,你看这个床,是我昨天拜托大和队长用木遁做出来的。为此请大和队长吃了顿一乐拉面,他还多点了一份鱼板!!”


佐助转头看了一眼鸣人一脸愤愤的表情,为他的幼稚轻轻勾了一下嘴角。


鸣人在斜睨的眼神中捕捉到了这个微小的笑容,然后他开心的拉着佐助把他并不大的小房子逛了一个遍,屋子里有很多双份的东西,厨房的水池里还有洗了一半的小番茄,鸣人说:“佐助,不要走了,留下来吧我说。”


于是佐助就留了下来,跟着鹿丸他们参与了一下新版教科书的编纂,对卡卡西的各种科技引进出谋划策,对现在忍者联合会的方案提些建议,偶尔接一下小任务,如果鸣人不在家会拿好钥匙锁好门,晚上回来和鸣人一起吃晚饭,一段时间下来,反而想不起修葺宇智波祖宅的想法了,大大的屋子,空落落的,一点烟火气都没有。


两个人,凑在一起,虽然每天做饭打扫弄得兵荒马乱,但好歹有了一个家的样子。


鸣人一直在努力,在尽全力的改变着这个不正常的忍界规则,佐助作为一个参与者,也终于窥见成效,今天本来也是要和卡卡西商量一下有关事宜,但是说着说着忽然想到之前和九尾在鸣人意识里面下棋时候,老家伙扫了扫尾巴吐槽起了宇智波家的人,九尾懒洋洋的趴在那里,语气嘲讽的说道:“你们宇智波家的人可都够无聊的,对象也是,先是有个妄图操纵我的宇智波斑,我被封印,他被杀死之后,千手柱间那小子天天跑到我这里睹我思斑,后来又来了个要操纵我的宇智波带土,女队友死了愤而报社,但是又对男队友下不了手,卡卡西一个挺会说的人,对着宇智波带土居然只会省略号,要我说你们这三人小队的体制要改,三角恋是极不稳定因素。最后又来了个你,要直接灭了我,可鸣人那个傻小子之前还傻乎乎的要化解你的仇恨,我到现在都觉得我是他追你路上附赠的攻略对象,哼,你们宇智波的一个两个都不正常。”


“九喇嘛,输了就输了,你或许确实需要吐槽我们发泄一下。”佐助闻言说道“你接着吐槽吧,以后你只能指望鸣人和你来下棋了。”


在他和卡卡西往影岩走的时候,昔日的老师对他说起收个徒弟吧。这件事情便忽然从脑海里冒了出来。然后他就在路的尽头看到了鸣人,与多年前没有什么区别的动作与行为,依然把众火影的脸涂抹的精彩纷呈,笑的傻气直冒。看着那个与他几分相似的小孩,忽然就动了一点心思,收个徒弟,打发一点时间也未尝不可。


宇智波佐助二十五岁的时候收了一个小徒弟,后来带出了一个佐助班。小队里依然有着天才与吊车尾打打闹闹,但是总喜欢黏在他身边跟屁虫一样师父师父的叫个不停。


3、


漩涡鸣人三十岁的时候,卡卡西退休了,鸣人众望所归的当上了火影。


火影就任仪式那天,是一个天气很好的日子,鸣人早早起床站在衣柜前比划不停,佐助趴在床上看着鸣人把衣柜里同款造型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在身上比划,然后整个人紧张的手忙脚乱,佐助其实完全看不明白,几十件造型一致的运动服,鸣人到底用哪只眼睛筛选穿上更加好看这一标准的。


 在鸣人第不知道多少次脱下穿在身上的衣服后,佐助终于忍不住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鸣人看到佐助起床猛地一惊,然后弱弱的问道:“我把你吵醒了?要不我小一点声,你继续睡吧。”


佐助坐在床上,身上披着被子,冲着鸣人歪头笑了一下,冰面开裂一般,涓涓流水忽然涌进了鸣人的心中。


“你紧张什么,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么?而且这是你应得的,你害怕什么?”


鸣人被说的哑口无言,但大概总是有一种近乡情怯,理想照入现实的不实际感,加上鸣人其实并不确定能够完美完成火影的职务,但是这依然不妨碍他对这个特殊日子的看重,其重要程度和佐助回来不再走那天并驾齐驱。


“吊车尾就是吊车尾。”佐助随意拿出一件衣服扔给鸣人,然后又翻了个身,躺回了床上“吊车尾就要不服输才是吊车尾。”


鸣人看了看躺回床上,耳尖有点发红的佐助,凑上去亲了亲他露在被子外面的脸,穿好衣服笑嘻嘻的从背后楼主佐助,然后把头靠在他的颈窝:“所以,你喜欢吊车尾。”


喷出的气息沾染到佐助露在外面的皮肤,像是有人指尖轻敲,然后划过琴键,顺着皮肤猛的燃起火焰。


“佐助一定要来看我的就任仪式啊我说。”鸣人蹭在佐助身上黏糊了一会儿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屋子。


“不去。”佐助的声音伴随着锁头落下的声音一同响起。


就任仪式在火影楼顶举行,村民们早早聚集于此,对于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就任第七代火影,他们是没有任何异议甚至心怀期待的,他们站在楼下,一个个仰头等待着英雄的登场和重担的交替。对于他们来说,现在的鸣人不再是从前令人惧怕的妖狐小子,而且值得万人敬仰预言之子。


忽然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喧哗声,卡卡西出现在了楼顶,他看着脚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冲着站在身后的鸣人轻轻笑了一下,然后在眼神再次扫过人群后,眼神中的笑意更深了。


鸣人便是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一步步走向了自己的理想,踏出的每一步都坚定的落在地上,他接过卡卡西手中的火影袍披在身上,衣服上的火焰花纹仿佛烧不尽般的点亮了这个少年,见证着他从当年遭人嫌弃的孤独小孩,走向梦想成真的成熟大人,万丈阳光毫不吝啬的撒落在他的身上,他在万丈晴空下张开手臂拥抱了这个拥有新任领导人的崭新村落,然后接过卡卡西递过来的帽子,戴在了头上,向着下面振臂高呼的村民们用力的挥动手臂,在目光扫至某个角落时,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佐井便是在这个时候发现佐助的,他靠在火影楼下面一个商铺的柱子上,清清冷冷的仿佛格格不入,但是在仰头看到鸣人接过火影帽的时候表情温柔,犹如一注和煦的阳光,当他看到鸣人大笑着向他挥手时,嘴角勾起一点弧度,但是眉眼之间皆是笑意,沁入心脾也仿佛渗入灵魂。


晚些时候,同期们全都聚到鸣人家中庆祝他就任火影,佐助的两个小徒弟也理所应当的跑到师父家中蹭饭,顺便承担起招呼客人的任务,一个和师父长的有些相像的怪人叔叔进到屋子后,笑眯眯的递给他们一副画,然后开口说到:“我在书中看到,去拜访别人,要送给主人礼物表达情谊,这个画就送给你师父他们吧。”


小徒弟不明所以,趁着没人注意,偷偷躲到角落里把画打开,画上只重点突出了两个人,自家师父眼角含笑的望着今日刚刚就任的火影大人,火影大人也大笑着向他挥手,其他人仿佛全是陪衬,万水千山不及四目相对。


漩涡鸣人30岁时,在爱人温柔目光的注视下,身披荣光,意气风发的站在了梦想尽头。


4、


鸣人就任火影后没多久,卡卡西便外出游历了,鸣人在村子里兢兢业业的每日勤恳办公,处处改革制度,每天都在和各个势力周旋,早出晚归,每天回到家中只能抱着佐助撒娇聊以慰藉,脸庞明明出落的越发线条硬朗,回到家中对着佐助的时候还依稀是少年模样。湛蓝的眼睛盯着佐助的脸,一片赤诚,仿佛每日的疲倦在看到自家屋内亮起的灯光,听到熟悉的欢迎回来就能一扫而空,五年后鸣人生日前几天,鸣人就任后一直努力的边陲小国援助计划终于开始实施,在外旅行的卡卡西也听到消息回到了村子当中。


10月10日那天,鹿丸早早来到火影办公室,抱走了摞在鸣人办公桌上仿佛八百年都那么厚的公文,开始埋头处理起来,鸣人终于迎来好久不见的5点左右下班的高级待遇,走出办公室的大门之前,还听到鹿丸懒洋洋的声音传来:“生日快乐,祝你今天许下的愿望得以实现。”


鸣人哦了一声当做回答,在走出火影楼的时候就看到佐助站在不远处,暮色将近,暖橙色的光芒笼罩在佐助身上,他背后是别家屋顶升起来的簇簇炊烟,佐助就在余晖当中看着鸣人缓缓抬起头,他说:“吊车尾的,回家了。”


鸣人怔愣了一下,然后大笑着向佐助跑了过去,他喜欢回家这两字再嘴间流转而出的温情,看到佐助的出现,让他整个人都再欢喜不过。


咔嚓一声响起,当鸣人跑到佐助身边的时候便听到了,随后他看到了斜后方的一个相机,拥有者缓缓的放下镜头,露出了一张鸣人和佐助似曾相识的脸。


“斯坎尔大叔!”鸣人震惊的喊了出来“好久不见了我说!”


“是啊,好久不见,刚刚这张照片拍的不错哦,到时候冲洗出来送给你。”摄影师将相机放在怀中冲着鸣人笑了笑说到。


“好啊”鸣人开开心心的答到“作为答谢,今晚到我家请你吃饭吧!”


“那就来吧。”佐助开口说道,然后提前迈开了脚步。


斯坎尔一边走在村子里一边和鸣人闲聊,说自己外出执行任务,连鸣人的就任仪式都没有赶上万分抱歉,但是现在的村子一片繁荣,真是让他觉得十分愉快,聊着聊着,三人便到了鸣人家楼下,斯坎尔说道:“鸣人,你是一个很好的火影。”


砰砰砰的几声巨响砸的鸣人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就看到几个小孩从自家屋后跑了出来,礼花里的彩纸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孩子们扑上来搂住鸣人的腰说到:“鸣人叔叔生日快乐。”


是几个同期家的小鬼,这时,犬冢牙推开了鸣人家的屋门冲着楼下喊到:“别在下面愣着了,上来吃饭啊。”


鸣人转头看向身边的佐助,佐助耳尖红红的说到:“是他们非要胡闹的。”


鸣人冲上前去搂住佐助稍显瘦削的身子,将头埋在他的肩头开心的说到:“好好,我知道了,身体先动的嘛,果然最喜欢佐助了我说。”


“这就是青春啊!!”一身绿色紧身衣的李洛克及时出现,单手握拳的对着拥抱的二人激动的说道,也及时打碎了漂浮在二人周边的粉色泡泡。


当他们两个人走进屋子里的时候,屋子里面吵吵闹闹,同期们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聊着不知道什么话题,桌子的正中央放了一个巨型蛋糕,井野看到两个人走进来,马上站了起来,她笑眯眯的冲着鸣人说:“欢迎大寿星回来啊。”


鸣人看了看站在屋子里的大家,忽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牙扑上来给鸣人扣上了寿星的帽子,大家也扑上来七手八脚的送祝福送礼物,再一看,外面已经天黑了,路边亮起了点点灯光,不知道是谁按下了屋子里的开关,鸣人的小屋忽然暗了下来,几簇小火苗在黑暗中点燃,笼罩出一抹温柔,佐助就站在他的旁边,朋友也围在他的周围,他们起哄着说闭眼许愿,鸣人闭上双眼,合拢手掌,他陌声说:“希望我和佐助永远在一起,希望未来的世界可以和平。”


漩涡鸣人35岁,在朋友包围中过了一个热闹的生日,几天后,收到了来自摄影师斯坎尔的礼物,厚厚一摞照片,鸣人拿出几张,裱起来放在了他和佐助的小屋当中,又一天清晨,鸣人和佐助告别后开始一天的工作,阳光从拉开的门投射到相框上面,所有人都因为阳光的照射变得越发明媚,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5、


外面在下着淅沥沥的小雨,朦朦胧胧看不清楚,鸣人早上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身边的床空无一人,佐助大概是出去了,也不知道下着雨的天乱跑什么。


但是再一想想,鸣人我大概知道了佐助的去处,于是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打着雨伞走了出去。


佐助独自一人冒着小雨站在那里,阴暗的天空下倒映着他面试一排排灰暗的石碑,那是他已被屠戮干净的族人的尸骸。他一个个的从墓碑前走过,然后在一个墓碑前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他杵着拐杖,身形佝偻,看到佐助的到了先是下意识的躲避,但是有眼神躲闪的走了回来,他在佐助面前站定,纷杂的皱纹满布他的脸庞,他看着佐助的脸,仿佛一直在挣扎些什么,佐助知道他,也是之前木叶上层身边的人,但是,老家伙们全都死光了,后来卡卡西和鸣人上任之后大肆整改,这些人也就不再处于政治中心,久而久之,也就迎来垂暮之年了。


那个人依然在看着佐助,然后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他终于抬头,对着面前的佐助说:“对不起。”


多可笑,将死之时的突然醒悟么?


佐助走到鼬的墓碑前,把被雨水浇出点点水滴的花朵插进花瓶当中,转身从那个人身旁走了出去。


佐助走出去的时候,看到了打着伞站在雨中的鸣人,阴暗的天空没能遮挡住他金色头发带来的光芒,鸣人看到佐助出现,快走了几步便迎了上去。


晚饭时候,鸣人和佐助两个人扎在厨房准备当晚的晚饭,说起来当年两个人因为做饭的事情弄得不可开交,明明两个人都是在外面日天日地的高手,回到家中对着锅碗瓢盆只能对脸懵逼,在一通和谐交流之后,两个人决定各自学点饭菜的做法,以防止到时候木叶报纸头条出现:惊人!!四站英雄竟然猝死家中,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缺失等等诡异题目。


于是一段期间过后,两个人终于在蹭饭一乐拉面和卡卡西老师家之后,走进了自己家的小厨房,然后佐助娴熟的煮出了两碗拉面,鸣人轻松的做出了一道番茄炒蛋,然后两个人端着成品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忽然就笑了起来,从那以后,每一次的晚饭都是二人一起准备,多年过去之后,鸣人关于番茄的相关菜式越来越熟练,佐助的拉面造诣也越来越登峰造极。


餐桌上,佐助和鸣人说:“你知道吗?今天有人和我道歉。”


鸣人满脸问号,佐助挑了一下嘴角,不知因何而笑,他对着鸣人的眼,一字一顿的说道:“今天,在宇智波墓地里面,有曾经的参与人员和我道歉。”


鸣人觉得佐助一定是想哭的,但是他哭不出来,于是鸣人越过餐桌,抓住佐助放在上面的手说:“相信我,后代们会做的更好,未来一定会是和平的,大家会逐渐改变的。”


然后他又仿佛为了加重筹码,跑到卧室里,拿出了一枚戒指,然后和佐助说:“明天我们两个就去找封印班,把我们的查克拉封进这枚戒指,我要证明给你看。”


宇智波佐助在45岁那年收到了一声迟来已久的道歉与一个后世再见的诺言。


6、


外面的阳光和煦的洒在坐在摇椅上的两个老人身上,他们已经满头白发,但是眼神依然澄澈,犹如盛放着世间明亮的星子。


鸣人拉着佐助的手,在椅子上一下一下的晃着,佐助看着身旁已经满脸皱纹的鸣人,也轻轻的合上眼睛晃了起来,点点亮光打了进来,屋子里一篇温暖。


“佐助,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嘛我说。”


“忍者学校你被我按在地上揍嘛?”


“不是,是南贺川桥头,你就在夕阳当中坐着,我当时刚刚从忍者学校门口的秋千上下来,我想和你打招呼的,但是我没有。”


“后来不是补了回来么,我坐在桥头,你跑过来和我打招呼。”


“不,不一样,但我大概那个时候就觉得你会是同别人不一样的。”


他们两个絮絮叨叨的说着以前的事情,轻轻晃动着身下的椅子,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佐助?”过了很久后,鸣人悄悄的叫了一声,但是佐助没有回答。


“九尾,我要死了,走的时候把你的大多数查克拉带走吧我说,你以后就可以像个普通狐狸一样找个喜欢的地方呆着,再也不会有人抓你当做战争工具了。”


“死就死吧,反正我以后就自由了。”


“嗯,你以后就自由了。”鸣人用尽最后的力气更改了封印术式,然后用力锁紧了手中的另外一分温度“还好是在佐助后面走的,不然他又要一个人了。”


过了一会儿,身边的佐助缓缓睁开了眼睛“白痴吊车尾,还不是你先走的,这次换我来追你。”


“你们人类真扭曲。”因为查克拉被抽走的九尾已经变成了普通大小,它落在佐助面前开口嘲讽到。


“你不是也很傲娇。”佐助飞速的接了一句,然后似无力气一般的靠在了鸣人的肩头。


九尾在二人面前又转了几圈,最后跑到屋子里面从他们的抽屉里面叼出了一个木盒:“等下次再见到的时候我一定把这个还给你们。”


太阳终于升至正中,万丈阳光毫无保留的撒向众人,今天无疑又是一个好天气。


漩涡鸣人80岁的时候终于在阳光普照中闭上了双眼,他一生保持赤子之心,将他从前答应过的事情一步步做到最好,也实现了对佐助要死一起死的诺言,然后在爱人身边与人世告别,这世间再没有比此更幸运的事情。


7、


幸得此生遇你,见你一生模样,守我一生所爱。


END


————


关于为什么鸣人当时致力于改革最后却还落得历史被掩埋的真相,这就可以相当于很多事情,村子里面慢慢接受,但毕竟宇智波闹得确实很大,所以粉饰太平的话还是要改掉的,毕竟很多皇帝的事迹也在后辈们为了扩将领土或者名正言顺的做一些事情的时候被篡改过,所以他们两个当时真的过得很好,鸣人真的完成了他答应过的事情,他们两个一辈子都在彼此身边,从幼时相识走到暮雪白头。

评论

热度(251)

  1. 好大个的幺蛾子你们植树我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太太写的这个系列真的很好哇。( ˶´⚰︎`˵ )看着心里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