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

【求助】上辈子的直男发小想和我一起努力把上辈子的学生生出来,这算不算X骚扰?

千手阿颜:

 


前篇见链接:


 【求助】战死后再睁眼,发现自己投胎到百年前老祖宗肚子里


本作品扉泉部分绝不是我一个人脑的,都是朋友帮忙


带卡的锅我自己背


题目跟吐槽没太大关系_(:з)∠)_叫我标题党


……


……


……


 


木叶吐槽君你好,没想到换了个平行世界还能来吐槽,真是百感交集。


 


上辈子在战争中,念了十八年的人再一次为了救我和学生死去,我虽然再次振作并遵守了约定,却在晚年解甲归田后依旧有些遗憾。


学生已经接替了我的位置,做的风生水起,于是我开始收拾行囊,踏上了环游世界的旅程。在神秘的国度,我遇到了两位奇怪的巫女,她们色眯眯地看了我了半天,说晚上对着流星许愿,一定会有奇迹发生。


 


人上了年纪就会变得平和,我没有在意她们诡异的目光,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对着流星许愿——我想再见那人一面,告诉他这次我有好好的遵守约定。


下一秒,我陷入一片黑暗,人事不知。


待有意识的时候,我竟然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胎儿!万万没想到只是许个愿我居然投胎了?!


而且这辈子的母体怎么这么拥挤,我的妈到底吃了多少东西,我是不是第一个被胃挤扁的婴儿?而且上面挤就算了,总觉得下面也经常有东西戳我?我该不是变成大【消音】丸的试验品了吧???


 


出生的时候我整个人呛得很厉害,大概是被挤得发育不良,我缓了好半天才适应外界环境。这还多亏了一股略熟悉的尖锐杀气引起我的警觉,睁开眼后,我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黑发小男孩。


大概两岁左右的模样,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有些傻气的神情都和上辈子的他一模一样。


我的愿望真的实现了,我找到他了。


百感交集,多年隐忍的愧疚和遗憾一次性爆发出来,婴儿的控制能力太弱,我几乎是瞬间就开始流泪,小声呜咽起来。


他死死盯着我的脸,不自觉地开出了写轮眼,泪水跟着汹涌而下,恨不得扑上来抱着我哭。


 


在这么感人的时候,抱着我的男人惊慌的晃动我,低声道:“天啊我的大宝贝和小宝贝,都不要哭了啊!把M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咱们都得挂!”


……给我等等?M踏马的不是发小他们族那个死不了的老祖宗吗???


 


叫发小O吧。


我震惊的打了个哭嗝,扭头去看O,他停止哭泣,熟练地靠着墙角蹲下缩小存在感,对我露出了怜悯的目光。


“你也小声点,笨蛋老爸。”他对着抱我的男人说。


心中不祥的预感越发剧烈,我这才近距离仰头看抱我的男人,这熟悉的黑长直,这熟悉的岩石脸,这特么不是我们初代村长H吗!!!


我僵硬的侧过头,隐约看到了特色鲜明的冲天杀马特长发,一口气没倒上来,直接噎了过去。


昏迷前我听到了O和他爸的双重尖叫。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们这么像呢???


 


后来的日子里,O以照顾弟弟为名,有事儿没事儿就跑我跟前跟我絮叨。原来这是个平行世界,历史在我的妈没被我的爸捅死时就改变了进程,一路向着未知狂奔而去。


有了兄弟的大魔王M就像鬼刀覆上刀鞘,并不会天天想着改变世界,而是得花更多时间帮弟弟和H收拾残局。


果然家室累人,这么个事业型男人也被亲戚坑得不轻,尤其我的发色让M更是火冒三丈,连眼袋都深了不少。


让我无法吐槽的是,上辈子的父亲是英雄,这辈子的爸爸是白熊,而且是没人承认那种。


明明我都是这么明显的白毛了,我的妈一口咬定自己单性繁殖,只是查克拉都用来消化食物所以生我的时候没墨了。


别逗了好吗!我这两只眼一红一黑,上辈子这种情况是因为一只眼是O给的写轮眼,这辈子就真的是一红一黑!这纯红的眼珠子全木叶只此一家,除了我爸都没别人了啊!


就因为这异色双瞳,我最讨厌照镜子了,不对称简直逼死处女座啊!(对,这辈子我还是处女座)后来每次大人抱我看镜子我都哭闹,还是O了解我,说出了原因。所以满月之后我就带着一个眼罩,跟个小海盗一样。


就因为强迫症,我小小年纪就开了眼,仗着这辈子终于精多了,天天保持开眼状态,被O戏称为不对称不舒服斯基。


等我自己会说话了就天天催着我的爸研发美瞳,双黑双红都好,反正不要这样!


 


以前因为有一只写轮眼被八卦成YZB某某某,没想到这辈子我真的变成了YZB某某某……对这一族的认知也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我觉得六道嫡系灭亡不是没道理的,说实话,上辈子我一直以为战国F4都是日天日地的正经人,谁知道一个个都是不靠谱的逗比!


死不承认的父母就不说了,历史上都没发现你们有一腿,隐藏的好深啊!而且我还在旁边你们不要这么放飞好吗!婴儿也是要睡觉的啊!上辈子的精少废严肃提醒你们,这个频率很伤肾的!


老村长和老玫瑰更奇葩,不知道我是哪里戳中了他们的萌点,天天和弟弟们抢着抱我……天知道我只想单独躺在婴儿床或者跟O在一起,一点都不想被你们带出去各种炫耀各种吹行吗?


村民们也是MDZZ,明明带上眼罩的我那么凶,还一个个像痴汉一样嘿嘿嘿凑到我面前,哪怕我反感的扭头都能引发他们一阵惊呼。


我生无可恋的躺在婴儿床上抱着脚丫思考,并询问O这个世界是不是无限月读,为什么大家都很奇怪。


“啊呀趴趴!”这个世界是不是无限月读啊。


O尖叫一声,露出了痴汉MAX的脸,傻笑着把我抱起来蹭啊蹭,不时发出猥琐的声音。


……为什么连你都变得奇怪了啊!!!


 


给你们看一张我的照片,明明很正常


【小小的白团子抱着奶瓶一本正经鼓着面颊,软嫩的脸蛋红扑扑的,海盗眼罩遮住了红色眼珠,让团子看起来多了几分邪气,却更可爱了,小小的孩童盯着镜头满脸不耐烦,一副“真拿你没办法,哼唧”的模样.jpg】


 


我的爸妈对外都是极度一本正经的人,可是回到大宅就变成三岁VS五岁,喝个豆腐汤都能就甜党咸党打起来。


当然是咸党了!甜党好邪教!看在我的爸也喜欢吃鱼的份上,给他打CALL!


我最讨厌吃饭了,从断奶以后就不得不吃辅食,既没味道又黏糊糊的,口感烂到爆。


大概是这辈子终于不是孤独一人,我也有些被宠坏了,不爱吃的东西就是不想勉强自己,宁可抛弃节操卖萌耍赖也不吃!


“啊~乖宝贝,次饭饭~”老村长拿着勺子哄道。


我撅嘴,直接爬向一家之主,把头埋进对方结实的胸肌里,不吃不吃就是不吃。


后来是我的爸研究出各种口味的调料才解决了吃饭问题,挽救我岌岌可危的体重。


 


晚饭结束之后,O和他爹兄弟一起凑过来逗我,并露出不同程度的SJB笑容。


O的妈冷漠地把我抱起来,吐槽他们:“你们XX一族是不是都有病,傻爸爸那种病。”


我的妈十分为难,凑了半天都没能抱到我,忍不住也开始吐槽:“哥你先把白团子放下再吐槽别人啊……给我抱会儿!这次保证不掉地上!”


 


 


自从可以自己走路之后,我就坚持自己走,毕竟灵魂是个成年人啊!总抱着什么鬼!


可是这样上街被围观地更厉害了,甚至还有一群女人专门定点跑到我家大宅附近,就为了看我遛弯……这都什么毛病!真不是我那俩阴险的心脏父母搞出来什么舆论或者吉祥物言论吗???


好气!我决定重拾上辈子的习惯——戴面罩!


……为什么家里四个大人都用痛心疾首的表情看我,就连O你也是?你明明才是应该习惯我戴面罩的不是吗!!!


 


 


就在这种坑爹的环境中,我还是顽强地长成了少年。


世界和平,我又有上辈子大量知识和忍术打底,贤十的智商让我在日常生活中如鱼得水,再次背上了天才之名。


虽然武力值依旧全家垫底……精竟然也是……为什么还没我的妈精多啊!肯定是我的爸给他改造过了!偏心!


“放心吧笨卡卡,”少年O安慰我,“你只要萌萌哒就好了!”


我微笑着给他了一发十万伏电流。


 


村子和上辈子比起来越发繁荣,O的挂比爹妈没离婚,别的忍村压根不敢发动一战。


而且据我观察,就算靠寿命这群家伙都能活活耗死别家两代影了……


我把后世的一些利于生活和发展的科技树潜移默化给我的爸,他立刻抛弃了政治斗争,一门心思扑到了科研工作上,除了日常怼我妈和怼我妈♂根本无心搞FFF。


军政都有长足的发展,忍校制度提前完善,就连村子的模式也在我和O的努力下大跨步向着后世靠拢,俨然快要变作城镇规模。


我觉得民生安泰,是时候向着精神领域进军了。


于是我开始试着写小说,至少要把亲热天堂复制出来!


至于继承人什么的,谁爱当谁当,我要活出自我,做一个优秀的小说家!


 


这一想法竟然遭到了家长们齐齐反对,他们都觉得我应该是继承人,四个人难得大打出手,为了争夺我的所属权撕了起来。


……我只想写小说!为什么你们毫不考虑O那个划水的家伙,明明他的实力都快接近六道了好吗!


就在我为了理想和四个家长进行攻防战的时候,O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做了一件令我震惊的事情。


他利用家长明面上的撕逼伪装情报,不止搞的其他各国开始动摇试探,也让隐藏在暗处的那个黑泥BOSS蠢蠢欲动。


O私下串通了我的妈,将整个木叶的情报系统全面清洗,明面上留下的信息都是经过包装。又去我的爸哪里偷了最新的研究成果藏在我这里。


他的爸妈因为其他各村的刺探变得忙碌起来,两个尸山血海走过来的强者并不像后世的影那般和气,对方都上门打脸了,不回敬一下都对不起他们杀神的称号。


于是H和M开始了漫长的争吵,大致就是H主张和平,打残他们就好了。M主张一劳永逸,要打就干脆打死。


……果然是战国时代最强忍者,这思路个顶个凶残!


 


明面上只会装傻痴汉的O做好了套,就等着按耐不住的黑泥上钩。


他果然还是他,带上一层“面具”便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骗过所有人,连用来遮掩真正目的借口都这么大手笔,动辄便是掀起战争。


掀起战火来坑杀BOSS成功后,我看着他深紫色的轮回眼,却意外没有任何排斥。


上辈子我就知道,他从不是一个只会犯蠢的贤二,心机城府样样不缺,还有着持之以恒的耐心和毅力,比懦弱的我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就像他从不忌讳在我面前露出阴暗面一样,我也从不介意对他暴露自己的短处。


毕竟,我们才是真正自未来回到过去的人,是最亲密的伙伴。


 


 


一周后,我就恨不得抽上述的自己一个大嘴巴,认为O是正经芝麻馅的我真是天真透了!这家伙绝绝对对就是个可恶的贤二!!!


他竟然神神秘秘地拿出一颗药塞进我嘴里,等我咽下去才说出真相。


那是当初黑泥BOSS打算陷害他妈的生子药丸,却被我妈吃了,这才有了我。


等等!你给我吃这个什么意思!我难得像上辈子小时候一样把他揍了个鼻青脸肿。


这家伙委委屈屈地抽泣,哭道:“为了这个药丸我还设计了好久呢!好不容易坑杀了那家伙,你竟然打我,嘤——”


WTF?你踏马的掀起战争、坑杀BOSS、隐忍多年都是为了这颗生子药???


我面色深沉,心想是时候给O多来几发高压电流疏通疏通脑子了。


 


 


O见我面色不善,急忙解释道:“别激动,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努力把S和N生出来啊!”(S和N是上辈子我的两个徒弟,也是六道嫡系)


我更震惊了,天啊噜,我和O可是笔直笔直的直男!难道他在这种家庭下生长久了,错以为自己也是基佬了吗?醒醒啊你!被咱俩生出来的话S和N估计会羞愤自杀啊!


我思考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打破他的自尊心,最后只能委婉道:“我一个白毛,你一个黑毛,是不可能生出N那种金发的。”


O一愣,这才皱眉沉默,最后想了想告诉我,在一个试验版本无限月读里,N就是黑毛,还有救。


我、我对神逻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经过了一年多的努力,我肚子没大,身高倒是窜了不少,终于摆脱萌团子的形象真是让人舒爽无比。果然我还是男神人设,才不是什么女神人设。


就在O差点以为自己不孕不育的时候,我终于在BOSS的老巢里找到了所谓生子药的说明。


那根本不是什么生子药!!!是一种能释放自我,坦然忠于欲望的放飞药!


可想而知,如果M吃了这个,本还能被刀鞘压制的性子肯定越发张扬狂傲,早晚会和H发生理念冲突,二人必将变得敌对,世界线的走向就会和上辈子的历史一样。


可药被我的妈吃了……他放飞的结果居然是有了我......


所以我妈的欲望是上了死敌、疯狂骨科、把情报部变成变态部吗???


 


怪不得我最近的强迫症严重了那么多,连O他爸的蟑螂须不对称都忍不住动手修修,家里每一个地方都要干干净净的,连我强迫症的爸都叫苦不迭,O的爸妈干脆借故搬到火影小楼居住了。


……我决定也忠于自己的欲望,做一个se情小说家!!!


 


 


热门评论:


1、白团子啊啊啊啊——!(疯狂舔屏)


2、所以你们世界线的成功点有两个,一个是你的妈没死,一个是黑化的O?天啊噜,我之前看上个帖子的时候还觉得O是傻白甜,看来我才是傻白甜!


3、PO你这个强迫症已经晚期了好吗!你的妈就算放飞也只是小幅度祸害啊,你这直接逼疯了忍界最强的挂比,杀伤力太强了好吗!


4、心疼O,策划了那么大的一场盛宴,把所有国家拖入的战火还根除了隐藏最深的BOSS,结果没成功生子不说还差点被处女座逼疯,请允许我做个悲伤的表情,NO作NO DIE WHY U TRY


5、死都不要被你们生出来好吗我说!这个帖子我给S看了,他说不想叫老混蛋奶奶。我也不想啊,而且我和S变成同胞兄弟的话岂不是不能做朋友了吗我说!不能和S做朋友我还不如死了呢!总之我们会在这个世界很努力很努力的活下去,老师你就放心吧,好好和O相处,希望你们也过得幸福啊我说!


6、我替大白痴补充一句,贤二小叔叔那种行为叫诱J未成年,你记得报警。如果你那边还没成立警卫队就让你妈先成立一个再报警。


 


FIN.

评论

热度(774)